第3057章 排斥

龙青衫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事实证明,“咕噜兽”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在没有彻底地确保“黑晶能量”或者“黑晶细胞”跟异形结合的安全性之前,云海比“咕噜兽”想象的还要谨慎。

    融合了“黑晶”的凶兽,它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从一只生命星球表面栖居生活的凶兽,变异进化成了可以在宇宙中穿梭的强大的异兽,这只凶兽只用了短暂的瞬间便完成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幸运,何尝不是悲哀。

    气息变得格外暴戾的它,在云海放弃用精神力控制它的瞬间,已经彻底变了一个模样的凶兽闪电似的冲向了它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速度,云海估计它都有了“雄蜂异形”的实力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面前,变异进化的凶兽仍旧是异形面前的田鼠,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精神信息阻止了“裂吻异形”和其它“异将异形”想要冲过来的打算,尾骨从身后无声地探了出去,就在那只凶兽扑面他面前的瞬间,云海用尾骨勒住了它的身躯。

    凶兽的尖爪,甚至离他的颅骨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一次连精神力都没用,云海尾骨只是微微用力。

    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从凶兽体内响起,古怪的“嘶嘶”声变成了尖锐的惨叫,凶兽的嘴巴同时猛地张了开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边早就迫不及待的“抱脸虫”接到了“主宰”的命令,刹那间便投射进了凶兽的口中。

    这时,云海不禁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这一步,才是真正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黑晶”或者“黑晶细胞”,又或者“咕噜兽”的基因,这些是不是能给“异形文明”巨大的变化,以云海自己的“本事”,却就看这关键的一步了。

    “抱脸虫”,其实早已经不是依靠“抱脸”才能完成寄生的丑陋的八爪怪物了。

    从“蜘蛛异形皇后”出现后,某些角度而言,“异形文明”就已经完成了至关重要的一次进化。

    “蜘蛛抱脸虫”的寄生,可以变得更隐秘,它们甚至能无声无息地寄生一只苍蝇或者蚊子,假如有这个必要的话。

    包括一些体型适当的宿主,它们可以轻易地做到一个宿主同时寄生多个“异形胚胎”,从而诞生多个异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云海的精神感官当中,飞进了凶兽体内的“抱脸虫”就像以往的寄生一样,却是顺着宿主喉咙一直钻进了它的体内。

    就在凶兽类似消化器官的柔软的内壁上,“抱脸虫”停了下来随即吸附了上去。

    数秒后,“抱脸虫”失去了生命的气息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就在凶兽的体内,“异形胚胎”却已经与云海建立了精神连接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

    在心中,云海默默地对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事实,没有出乎它的预料。

    就在“异形胚胎”才刚刚成功寄生的瞬间,凶兽的身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庞大的身躯剧烈地震颤起来,“异形胚胎”寄生的器官迅速地变成了灰白色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凶兽体内那个器官组织那一块内壁就像是坏死一样自动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凶兽张口就将那一块内壁组织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海与“异形胚胎”的精神连接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异形胚胎”或许才是异形一生中最虚弱的阶段,毕竟现在的“抱脸虫”都可以在宇宙中穿梭飞行了,就在凶兽吐出那块坏死一样的内壁组织时,“异形胚胎”就已经死亡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这个变故,让云海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他原先的预想当中,“抱脸虫”寄生凶兽,在它体内植入“异形胚胎”后,凶兽肯定会出现一些剧烈的反应和变化。

    再一次进化,又或者类似基因融合一样的变异过程中基因崩溃死亡,这些云海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凶兽的身体竟然以排斥的形式将寄生成功的“异形胚胎”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精神力包裹着那块内脏碎片飘浮到了自己面前,这也是习惯的行为,实际上异形化的云海并没有眼睛的存在,却还是依靠精神力来仔细识别和观察的。

    内脏组织已经彻底干硬了,在云海的精神感官当中,“异形胚胎”只是完成了跟器官内壁的粘连结合,随后就被排斥了。

    “除非吞掉它,不然也没办法确定这块内脏碎片上有没有黑水细胞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也就没有办法确定,是异形胚胎因为融合的过程没有完成自然死亡,还是被黑水细胞给杀死了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云海张开了左爪。

    在他的左爪当中,有着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椭圆形金属球。

    最大的,大约成年人类身躯大小。

    最小的,相当于人类婴儿拳头。

    精神力控制着一个最小的金属球飞了过来,按照休莫教的方法,云海的精神力如同触手似的在金属球一个红点上碰了碰。

    金属球裂了开来,云海马上控制着那片内脏组织飞了进去,随后精神力触碰红点又关上了金属圆球。

    这些金属球是“塔玛拉族”的实验器皿,用来存放一些生物组织的,却是能最大程度的保持“鲜度”和洁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排斥异形胚胎?”

    “它们以前能寄生异形,说明本身的基因不像虫族一样跟异形基因有着本质上的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收好那个金属球准备晚些时候交给休莫,云海注意力转移到那时不时尝试想要挣脱自己束缚的凶兽身上,心中一片疑惑。

    想了片刻,他也想不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没有再去尝试用“抱脸虫”去寄生凶兽,云海尾骨猛地一甩就将凶兽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乍一得到自由,那只凶兽根本没有一丝犹豫就向高空飞去。

    它快,“裂吻异形”却比它更快。

    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那只凶兽就觉自己好像被一只巨手紧紧地攥住了,从脑袋到后爪根本都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精神交流告诉“裂吻异形”,没有自己的命令不要去撕咬和吞噬凶兽,云海随即看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接到了他的精神命令,一只“信使异形”迅速地飞了下来,随后轻巧地落在了云海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