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猎人

神梦一刀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黑暗的房间,炙红色的烟穗一点点燃烧着,每当自己骄傲时,快要忘记本来的自己时,余文军都会把自己关在黑暗的房间里,静默的一口口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烟灰落尽,余文军抬起手,烟冒在黑暗中划过一道优美的痕迹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不是余文军第一次杀人了,也不会是余文军最后一次杀人,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杀人凶手,然而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成了杀人凶手,一条条人命堆积在手上,如同一条噬人的毒蛇一点点爬上心房,有时余文军会产生一种恐慌感,但更多的时候是冰冷和麻木,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残酷。

    他本来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兄长,一名孝顺的儿子,他的人生轨迹应该和大多数人一样,平淡而且温馨,但是上天跟他过不去,他再也成为不了孝顺的儿子,也不是优秀的兄长了,还记得妹妹临死前绝望的眼神,血沫一点点从齿缝间溢出,轻声哀求着哥哥,救救我,然后自己却是无能为力,这种近在眼前的失去,远比死亡更恐怖。

    余文军一直都在提醒自己,一定要找到凶手,然后将他们施加在父母和妹妹身上的痛苦,百般的偿还回去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她们,余文军泯灭了自己的本性,变成了别人眼中的恶魔,没有人性,没有道德,没有感情,就像一个冰冷的机器,这是跟在余文军身边的人,对他的印象,一个二十四岁的青年能够让无数的社会人为之心服口服,原因无他,只因为余文军更狠,更坏,他们做不到的,余文军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刚才余文军对孙全胆说了一句辛苦了,孙全胆心中莫名的涌过了一种感动,因为这样的余文军是极少极少的。

    “要杀了他吗?”余文军自喃,很平静,为了达成目的,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望着手机通讯录上一连串的名字,余文军缓缓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下午一时,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缓缓驶入了红水街停车区。

    一辆,两辆,三辆……越来越多,各种型号,各种牌照的车子在短短两个小时就将整个停车区塞满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是白天,整个红水区的人流量就已经达到了夜晚才有的高峰值。

    下午三时,马三立来到了红水街,宽大的白色外套,一把五四手枪隐藏在外套里面,这是他的依仗。

    阳光有些晦暗,日头隐藏在浓厚的彤云中,仿佛一只惊蛰,隐匿在黑暗中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马三立坐在茶楼里,抿着咖啡,等待着时间的推移,他很自信,因为弹无虚发。

    余文军坐在对面的酒店二楼,落地窗清晰明亮,外面一览无余,他也很自信,因为这是他的地盘,作为一个猎人,从来没有一只猎物能够从他的手中跑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夜色低垂,已经到了晚上八时,红色的霓虹灯将整个红水街都照亮了,清冷的月牙绽放着冷色的辉光,直直的照射下来

    很诡异的安静,明明很喧闹,到处都是灯红酒绿,马三立却莫名的感到一丝不安,抬起头,蓦地瞥到对面酒店黑暗的影子。

    刹那间,黑影偏过头,狭长的眸子很亮,两双眼睛对视了三秒钟,又纷纷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九点钟,一辆凯迪拉克缓缓驶入了红水街,明亮的白色前灯远比红色的霓虹更亮,缓缓停靠在街边,整个红水街路面上唯一一辆停靠在街边的车子,只因为他是叶枫,是天海集团的少东家。

    马三立低下头,看了看手腕上的怀表,与消息中的时间晚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叶枫抬起头,他知道有人在等着自己,然而并不恐慌,因为今晚的红水街没有客人,所谓的灯火辉煌只是他刻意制造的一个假象。

    猎物出现了!马三立站起身子,紧随着叶枫的步伐,进入了对面的酒店。

    房间内,叶枫呼了一口气,望着对面的余文军,四周满是屏幕,是整条街面各个地段的监控录像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吗?”叶枫问道,对于叶枫来说,他很享受这种报仇的快感,更期待对手突然从猎人变成猎物的震惊和仓皇,要是能够对自己求饶,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余文军切换屏幕,画面中播放出马三立进入酒店的画面。

    余文军透过屏幕,看着布置在酒店拐角和门口的几名汉子接连被击倒,出手很重,动作很迅猛,毫无疑问对手拥有极强的近身格斗技能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不简单!”画面中的马三立已经站在门口,余文军甚至能够听到他胸膛微微起伏的声音,当然这只是一种幻想,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余文军并不急,脸色很平静,低下头,拿出一个黑色的箱子。

    咔嚓!箱子很重,摆在桌子上,爆发出一声闷响,仿佛是机关转动的声音,箱子被一点点打开,露出了一件形似弓弩的金属物件。

    表面光滑,折射出摄人的寒光,锋利的箭头散发出锐利的光,如同一只穿云箭,还未射出,便是能够让人体会到其中蕴含的巨大威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叶枫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C系狙击弩!”

    “全重三点三公斤,威力堪比一般的狙击枪,可以穿透3MM厚的钢板。”话音落毕,余文军看着画面,一点点调整方向,缓缓拉开了击发装置,粗大的弹簧顿时爆发出一阵嗡嗡的低鸣,这种拉伸的阻力即便是余文军,也不由得面色涨红。

    当整个弹簧拉伸到了极致,黝黑的金属箭头砰的一声,爆发出一阵巨大的铮鸣声,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仿若是一道金色的闪电,结实的实木门框顿时就被洞穿了。

    房间外,马三立微微喘着粗气,黝黑的箭头深深的插入了墙壁,连带着爆震开一道如同蜘蛛网般细密的裂纹,离自己的颈部只有2毫米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极敏锐的反应力再一次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脖颈上还是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红色划痕。

    望着画面中传来的影像,余文军的眼神闪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忽然,一面屏幕变得灰暗,紧接着是接二连三的灰暗,门外传来了一连串沉闷的响声,和电路的刺啦声。

    这是枪声,余文军无疑是极为的熟悉,缓缓的站起身,他忽然意识到:自己活到现在,最为可怕的敌人在今天出现了!

    但是,亦无惧,面部闪过一丝兴奋,瞳孔突然爆发出如同野兽般狰狞的目光。

    缓缓按下了手机上的短信群发按钮。

    三秒后,整个红水街灯光一下子全部暗了下来,无数身着黑衣的人影从各个角落出现。、++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APP上线啦!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,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!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!关注微信公众号xhsjyd(按住三秒复制)下载客户端